吃醋1

1.
    说实在的,黑羽快斗从小想象过很多次,自己给喜欢的女孩子告白的时候一定要很帅气,要凭空变出一草坪的玫瑰花,开在她裙摆下的那一朵由他亲自摘下送给她,上面有他精心挑选过的钻石戒指。他穿着一袭白色西装,用最温柔的语气说。
    “你愿意和我一起,共度余生吗?”
    想想都觉得自己真的太帅气了。
    然而,就如千影所说的那样。理想高于现实,大概一个姚明那么多。
    现实就是,怪盗基德决定告白的那天发了预告函,然后轻车熟路地来到了以往都会和大侦探会面的天台。眼看着自己心心念念的大侦探先生就胃部一阵抽搐,紧张地在天台门口绊了一跤差点摔地上。
    一抬头看见名侦探的表情都有点崩塌。
    我的妈呀魔术道具不会摔出来了吧?
    他一模包还在,长舒一口气拍了拍胸口定了定神,双手往西服裤兜里一放,挺直了背盯着月光下的名侦探。
     哎真是太好看了。
    “我说,大侦探。”
    “嗯?”
    一声沙哑的回应悠悠地传入怪盗的耳朵里,听得怪盗基德那叫一个心花怒放,差点扑克脸就绷不住要露出一个痴汉式的傻笑。
    全神贯注收表情的结果就是脚下又绊了一跤,差点就能给名侦探跪下。
    工藤新一自然地清了清嗓子,湛蓝的眸子里盖上了一层疑惑,看着今天无论表情语气还是走路姿势都别扭到像是膀胱痉挛的怪盗先生,觉得有什么大事儿要发生。
    “那什么……”怪盗基德被这么一打断连台词儿都给忘了,腾出一只手来挠了挠头,还是不怎么想得起来那句其实特别中二的告白宣言。
    他隐约觉得再不想起来就没有气氛了,完全没有考虑到工藤新一这个人其实根本不在气氛里。
    情商不是特别高的工藤新一倒是好心地向怪盗基德伸出了手。
    “东西呢?”然后情商不是特别高的工藤新一就看见怪盗基德露出了一个类似于自己破案了的,恍然大悟的表情,从裤包里面摸出了一个东西塞进了自己手里。想了想之后神情突变,又把那玩意儿拿了回来,捣鼓了两下又把一朵玫瑰花塞进了自己手里。
    “……你干什么呢?”
    工藤新一还以为自己刚才在楼下喝多了没缓过劲来。
    我怕是看见了一个假的怪盗基德。
    然后他看见基德完全没有理睬他,恍如五雷轰顶一样愣在了原地,然后抱着头蹲在了地上。
    “完了完了魔术没变!”
    “……什么魔术?”
    蹲在地上的怪盗基德:“……”
    拿着玫瑰花有一丢丢尴尬又不知道为什么的工藤新一:“这玩意儿耍我呢?”
    然后他眼睁睁地看着蹲在地上的怪盗基德一秒钟恢复状态从地上站起来,一脸视死如归的表情把自己拿着玫瑰花的手拽住了,正准备说点什么忽然又用呛了屎的表情看了看那朵玫瑰花。
    工藤简直能从他的表情里读出mmp。
    怪盗基德:老子的钻戒呢?
    他不无尴尬地看了工藤新一一眼,工藤新一一脸你赶紧解释的表情望着他。
    他觉得心里乱成了一团麻。
    魔术道具准备了大半个月没派上用场,一出场就差点绊了两跤,玫瑰花跟钻戒的出场顺序调了个个儿之后钻戒还不见了,这跟之前想了不下百八十遍的告白现场完全,完全不是一回事。
    他烦躁得想要直接披着滑翔翼飞走。
    原来在喜欢的人面前根本不可能心如止水地耍帅扮酷。
    原来在心爱的人面前从来都只能慌不择路。
    原来在吐露心迹的时候会心跳加快大脑空白,会摔跤会紧张,但就是不会从容冷静。
    再这样下去工藤新一就可能没有耐心等自己了。

    怪盗基德沉下心来,拉着工藤新一的手,盯着他那双湛蓝的眼睛,用这辈子最认真最严肃的语气开口了。
    “工藤新一,我爱你。”
    “是想要和你一起过一辈子的那种爱。”工藤新一愣了一秒,然后下意识地往后退了半步,随后又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看着怪盗基德的眼神就有点躲闪。
    怪盗有点欣喜,因为他从工藤的眼睛中读出了异常的情绪。
    一样的紧张,一样的欣喜,一样的,慌不择路。

评论(6)
热度(121)

© Winttier温蒂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