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醋3 完结篇

3.
    怪盗基德准备出发进行宝石偷盗的当天晚上接到了白马探的电话,对方用他不怎么听得懂的语言嘲讽了他一番。
    这里不是指英语,黑羽快斗英语非常好。
    而且白马探其实只说了一句话而已。
    “黑羽同学原来都不看报纸的吗?”然后电话就被挂了。
    黑羽快斗也懒得生白马的气,毕竟白马的脑袋本来就缺根筋儿,生气也不能帮他装回去。
    什么报纸?
    黑羽快斗略略思索了一番,找出今天早上的报纸。名侦探又破了一起杀人案嘛,没什么大不了的,就是认真思考和自信分析的样子实在很好看么么哒。
    白马探有什么毛病。
    正在给工藤新一打电话的白马探打了个喷嚏。

    “这个白痴原来都不看报纸的吗。”工藤新一无奈叹气,“真是……服了。”
    正在整装待发的怪盗基德打了个喷嚏。
    工藤新一当晚见到怪盗基德的时候正是十二点整,怪盗基德背对着他坐在天台的栏杆上面,看上去有点心不在焉。
    其实心中忐忑不安。
    于是工藤毫不犹豫地走过去一脚踹在他的屁股上。
    “哇——名侦探你有病吧!”怪盗死命抓住栏杆才没有直接掉下去在人群中砸个大坑。
    工藤新一冷冷地看着他,冷冷地哼了一声,冷冷地拍了拍手,然后揣进裤兜里。一个大写的装逼。
    “吃醋吃到我们校门口的笨蛋小偷先生没有资格讲这种话。”怪盗抓着栏杆的手差点松开。连忙脚下一蹬跳起来站在栏杆上,深吸一口气平复了一下心情。“不是很明白大侦探的意思。”
    装什么装,前天告白告得一波三折的不是你吗?昨天吃醋吃到整个米花町都是一股酸味的不是你吗?
     工藤新一做出了一个半月眼,怪盗从里面读出了浓浓的嫌弃和鄙视。
    “你笨死了。”工藤新一歪着头看上去很冷静实则不怎么敢直视他,“那个姑娘不是来告白的,黑羽君”
    “哈?”怪盗基德没能明白这个神反转,吓得连否认“黑羽君”这个称呼都忘记了,“什么叫做‘她不是来告白的’!那我昨天——”吃得是哪个世纪的飞来横醋啊?
    “果然啊!黑羽快斗,就是你吧,昨天在甜品店坐了一整天的那个白痴。”工藤新一无奈地揉了揉头发,“我都去问过服务生小姐了。”
    “你知道是我?那你——”
    “都说了不是告白啊。”工藤新一气急败坏地从包里掏出信封,“这是上次她妈妈一定要给我被我偷偷又塞回去了的雇佣费啊,雇佣费!懂吗笨蛋!她妈妈发现我没要又让她带来给我,就这样,知道了吗?”
    怪盗基德无语凝噎。
    老子冒着被抓的危险对着一个明显不是潘多拉的玩意儿下手,就是为了问问你这捉奸在床的事怎么算,结果是这么一出乌龙。
    委屈。
    “那你又是怎么知道我是黑羽快斗的?”
    虽然说其实见过了黑羽快斗再和自己联系起来进行调查对名侦探而言不是什么难事,但是调查自己并不像是名侦探的作风。
    毕竟他说了要亲自摘下自己的眼镜——
    工藤新一再次做出了对怪盗鄙视而嫌弃的表情。“我不应该调查一下自己男朋友的身份吗?”
    这已经是怪盗今晚第三次差点掉下天台。
    “啥?!”
    “白马探说你不读报纸我还不相信,现在我真的信了。”工藤新一毫不犹豫地从书包里摸出一张揉皱了的报纸狠狠地拍在怪盗基德的脸上:“不读报也看看新闻啊混蛋!”
    我特么吃着陈年老醋谁有心情看新闻啊!
    怪盗基德愤怒地从脸上一把抠下报纸,硕大无比的头条和满屏感叹号占满了他的视线。
    “宿敌终成恋人!少年名侦探工藤新一高调回应怪盗真情告白!”
    幸福来得太突然。
    “新一!”怪盗热泪盈眶飞扑过去。
    “滚开……唔……不要亲我!滚开!”
    ---End---

评论(14)
热度(126)

© Winttier温蒂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