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cky Winttier

广袤寂静宇宙能有几人风情似他

On The Ice 如履薄冰03

02
    很多年以后黑羽快斗都还清晰地记得那个场面。工藤新一的头发因为刚办案回来没有那么整齐,却也不和他的一样凌乱。他侧对着阳光,长长的睫毛在圆润的颧骨上留下一片阴影,天空一样蔚蓝的眼睛里全是似有若无的微笑。
    他恍然间想着,工藤新一的眼神可能有穿心的能力,能知道他在想什么。他却只能接受来自工藤新一无形的压迫,死死地扛住。
    “新一!”门外忽然传来毛利兰明快的喊声,然后少女俏丽的身影就出现在了门口,“服部君来了哦,你——”她忽地在门口站定。饶是迟钝如她也感受到了房间里不一样的气氛。
    “我是不是——额,打扰了什么?”
    “没关系。”工藤连目光都没递给小兰,他就着看黑羽快斗的姿势飞快地回道,“可以请你让服部君先进来吗?”
    兰爽快地答应然后蹬蹬蹬地下楼去招待服部了。
    房间里的气氛经兰这么一打断彻底陷入尴尬。黑羽快斗顺势清了清嗓子,正欲开口,工藤新一却没怎么停顿地就站了起来。
    “……新一?”“我不确定你知道什么,也没有逼你一定要告诉我。”工藤的眼中有一丝一闪而过的情绪,“我有想过可能是因为你说的那样,但我还是问了……”
    嗯?
    黑羽有些摸不着头脑。为什么刚才还胜券在握的侦探态度忽然软化了呢?
    “我的意思是,”工藤有点着急,他知道自己擅长推理并且大脑高速运转起来比谁都厉害,可是唯独要表达与情感相关的东西他实在是非常不擅长,“我有想到过,你会这么关注怪盗基德是因为,刨去他怪盗的身份,他毕竟就只是一个魔术师而已。作为魔术师,就连我也非常赞赏他的手法和魔术水平,更不要说同为魔术师的快斗。”
    “如果是偶像,或者非常尊敬对方的话,还把你拿来审问一样对待……”工藤看着脸色从迷茫变到了然再到有些惊讶的快斗,终于放下了一颗悬着的心。
    原来是早就觉得自己所做的不大妥当,又不愿意直接放下面子终止话题吗。
    情商高如黑羽,一秒钟就猜出了工藤这个高智商低情商的家伙心中所想。
    “啊。”快斗心情不觉舒畅,这才发现背上全是冷汗,“没关系了。”
    侦探似乎长舒了一口气:“那,我和服部有个案子要去办,快斗要一起——”
    “工藤!”楼下传来等急了的大阪少年的声音:“你还在磨磨蹭蹭地干什么啊!”
    “马上啊马上!”工藤急急地回了一句,又看向快斗,“那——”
    “虽然说推理你好像很在行的样子,还有那位服部先生。”黑羽快斗转身从架子上取下外套,“但如果委托人是一位美丽优雅的女士,那是不是要被你们气疯了呢?”
    “果然还是要帮帮你才行。”
    被黑羽快斗前言不搭后语的话弄得有些疑惑的工藤兀自站在原地回味了半天,才缓缓道:“你这家伙是在变相地说我不懂怎么讨女孩子欢心吗?”
    “哈?”黑羽快斗被工藤新一忽然变快的反应吓了一跳,“哦,原来还没有低到这么低的程度啊,情商的话?居然这么快就反应过来了。”
    “以前也有人对我说过同样的话啊。”
    黑羽快斗怔住了。
     “有人对你……说过同样的话?”
    工藤新一蔚蓝色的眸子轻快地眨了眨,薄唇中吐出的话语让黑羽快斗几乎要浑身颤抖起来。
    “对。三年前。”
    黑羽快斗的脸色差一点就要变成惨白。

    在静谧的天台上,银色的月光下。
    他无奈地将手里的蓝色妖姬递给对面的人,说,哎呀呀,还好你对面站着的人不是一位美丽优雅的女士,不然的话,她就要被你气疯了。
    对方接过了蓝色妖姬随意地看了他一眼:“你又在说什么傻话。”
    “就是说,你啊,情商太低,不懂讨女孩子欢心。”
    “那种事情——”
    “不过也好,你还小,长大了就会懂了吧。”

    黑羽快斗感觉自己的手腕隐隐作痛,伴随着心脏的疼痛一起席卷而来。
    他是说过这句话。可是听这句话的人,不是早就已经……
    仿佛一到惊雷在他的脑海里轰地炸开,惊得他几乎要当场窒息晕厥,但作为魔术师不得不保持的Pockerface却完美地替他打好了掩护。
    但那个猜测已然形成。
    他看向工藤新一,神色是前所未有的震惊。
                                     ---TBC---

评论(6)
热度(31)

© Cicky Wintti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