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哈】赤色笔记(长篇,HE)

第一章:

*第一章没有拽,拽在第二章出没。

 *第一章没有拽,拽在第二章出没。

*第一章没有拽,拽在第二章出没。

重要的事说三遍。

多年以后,人们的目光往往会在翻开《英国历代皇室历史》的第一瞬间,就被“马尔福”这个名字吸引住。但正如当时著名的英国女作家赫敏·格兰杰所说,即使是生在“神秘人”黑暗笼罩的年代末尾,哈利·波特光辉时代的开端——有不少本该名动一时的青年才俊都被这两位的光辉掩盖,却不得不低头——这样的时代——德拉科·马尔福在这个时代所吸引的目光仍然丝毫不少于前两位。他没有“神秘人”的神秘威严,哈利·波特的光芒万丈——但德拉科·马尔福,不得不承认,是站在时代前沿的一代天骄。

                                                    ——《金妮·韦斯莱回忆录》

这一年,马尔福家族新上任的家主,卢修斯·马尔福向新的国君递交了应诺书以表达自己所谓“忠心诚意”的态度。作为英国贵族的领头人,卢修斯的态度无异于为各位王公贵族举起了道路上的路牌。于是新一任靠暴动得以上位的国君汤姆·里德尔在篡位后不到二十天就得到了英国绝大多数贵族的鼎力支持。

绝大多数,就是指,除开极少的那一部分。

“高贵血统流的每一滴血,都是浪费。”黑魔王身穿一身黑色镶金的祭典华服,站在先帝格林德沃的皇宫之前,手握华美权杖,“但叛徒不配成为高贵的存在。”

跪地俯首的卢修斯·马尔福微不可闻地打了一个冷战。他非常清楚黑魔王所说的“叛徒”就是指还没有递交应诺书,没有表态自己认可并且全力支持、拥护黑魔王作为帝国领袖这一事态。就算是富可敌国的英国贵族三巨头——黑魔王随时都可以一挥权杖废除这些人的封号,甚至夺取他们的性命。他的妻子——曾是布莱克家族一员的纳西莎·马尔福前些日子带来了布莱克家族表态和黑魔王站在同一方的消息,

他不由地松了一口气。不管他有多么不喜欢纳西莎的弟弟,布莱克下一任家主小天狼星·布莱克,但家族的利益绝不是个人的态度可以决定的。无论小天狼星闹出多么大的动静叫嚣着要和布莱克家族从此划清界限,并且在整个英国贵族界评论自己的家族是“苟且偷生”,最终布莱克家族选择和他们在同一战线仍然是对双方都有利的决策。

正如黑魔王自己所说的那样,他会为每一个向他递交应诺书的英国贵族保留他们的庄园、军队和权势,让他们在英国得到至高无上的地位。然而就算是英国贵族,也无法作为所谓的“叛徒”被黑魔王赦免。马尔福家族也好,布莱克家族也罢,经过上百年的磨砺和洗礼,剩下的英国贵族们绝不会看不清形势,为了那点儿所谓的骨气、尊严放弃他们的家庭。

现在,整个英国贵族阶层,只剩下波特家族没有表态了。

 

“波特家族的历史丝毫不逊于马尔福家族的悠久。但是可以肯定的是,波特,马尔福,布莱克三个英国贵族界的巨头之间存在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并且关系十分混乱。波特家族可以说是三巨头,乃至整个英国贵族界中最为特立独行的存在,其中最典型的就是哈利·波特的父亲,詹姆·波特。身为波特家唯一的长子,波特家族的家主,詹姆·波特在成年一个月之后毫不犹豫地迎娶了法国落魄贵族,伊万斯家族中逃亡至英国的,唯一的幸存者,莉莉·伊万斯。但他对于布莱克和马尔福家族的示好态度反而视而不见。而他和布莱克家族的长子,小天狼星·布莱克的交往也全然没有涉及过一分的家族利益。和一位穷酸教师,莱姆斯·卢平在‘特殊时期’毫不掩饰的密切来往也引起了黑魔王和其他贵族家庭的关注。或许哈利·波特的命运从这时开始就已注定。”

                                                ——《布雷斯·扎比尼日记》

   詹姆·波特对于黑魔王的不断施压无动于衷的态度其实完全不在绝大多数人的意料之外。他原本的姿态就是如此。比起马尔福家族无时无刻不紧盯事态的谨小慎微,布莱克家族的眼光独到长远,詹姆·波特则保持了自己一贯的随心所欲。

莉莉·波特毫无疑义地支持丈夫的态度。她太了解詹姆那种看似对什么都漠不关心,其实骨子里固执到可怕的性格。这一点她在得到了詹姆第五次不屈不挠的、态度慵懒但神情真挚的求婚时就已经了解透彻了。

她享受并且深深爱恋着詹姆带给她的一切。生活,家庭,孩子,他们之间至死不渝的爱情。但同时她也坚决地爱护着詹姆·波特所有一切不那么成熟理智的抉择。

“我义无反顾爱恋他所有的优点。”她闭上眼睛轻嗅着詹姆·波特花重金为她买下的那朵十年不败的百合花,“也无可自拔眷恋他所有的缺点。”

 

“你究竟喜欢我什么?”

 

那时候她不是莉莉·波特,只是法国一个落魄贵族唯一的后代,靠着偷渡和装疯卖傻躲避追杀。那一年她只有十六岁,身上还穿着做贵族小姐时的昂贵礼服,尽管它已经破烂不堪。

她曾在肮脏污秽的昏暗小巷里疯狂地奔跑,无意间伸出双手感觉自己能触碰的未来就像不知尽头的黑暗一样令人感到无尽悲伤;她火红的长发、碧绿的眼眸曾是法国最高贵典雅的贵族姿态的象征,如今只不过是一个被当做追捕对象的最好标志。

她曾无数次昏倒在不知名的拐角处,在无数次带着希望醒来,带着在心头燃烧的失落再次踏上躲避追杀的道路后学会了冷漠地习惯。她听到过街上的人们为了她日渐一日颓废肮脏的模样惊呼着躲避,她甚至没有时间和心情去关心。

那些都是可笑的,生活在麻痹空间里的假面。

但是那天,她记得是伦敦阴云密布的那一天。她拖着疲惫不堪的步伐在伦敦宁静的街头硬生生地杀出一片肃杀式的闹剧。她受够了这样的日子可是又不愿意死去。莉莉·伊万斯,从小生活在琼浆玉露、绫罗绸缎中的莉莉·伊万斯绝不该死无全尸地葬在异国他乡。

她推开喧闹的人群,不顾浑身的伤痕和蜿蜒在身后的血迹,奔跑在人群的漠视和坠入深渊般的冰冷中。

本不该是如此。她想。

但我真的,真的,没有力气了。

她伸出手去想要抓住一丝温暖——那用尽了她最后的力气——结局是她昏倒在温暖柔软的一片阳光中。

詹姆·波特,那个一直到而立之年也还像个十六七岁的幼稚地大男孩,在爱慕她的余生中说过无尽的情话,唯有那一句是她一生的执着。

“求你了,别放弃。千万别放弃。”

他的手指拂过她在睡梦中仍让蹙起的眉峰,就像他后来陪伴在她身边的那些时光一样,粗糙却足够温柔。

 

“我喜欢你那天奔跑在伦敦阴霾中筋疲力竭却还是向我伸出手的样子。”

他说。

 

“黑魔王施加给波特家族的压力其实在詹姆·波特看来完全不值一提。并非他有着超凡卓越的能力或者什么强大的杀手锏。而是因为他早就做好了用波特家族换取自己绝不奴颜媚骨,带着尊严去死的准备。我从来不敢说波特先生这样做是难能可贵之类……毕竟对一个传承了百年历史的家族来说这绝对是不负责任的行为,更何况这决定是一个家主所做出的。然而我却不能不说他是一个勇敢的人,不惜一切代价拒绝自己似乎既定的命运。他是我的挚友的父亲,是哈利·波特的父亲——没能陪伴他长大却交给他难能可贵的勇气的父亲。”

                                        ——《英国历史 by:赫敏·格兰杰》

       小天狼星·布莱克推开家门的时候带入了一屋子冷冽的寒风。他的父亲正叼着烟斗,手里拿着由黑魔王刚刚指定唯一可以发行的《预言家日报》。

       小天狼星双手插在裤兜里,学着詹姆的样子歪着头,从鼻腔里发出不屑的嘲笑声。

       “丽塔·斯基特。当然了。”他惟妙惟肖地模仿着正深陷患难中却态度依旧傲慢的詹姆,“黑魔王当然要选她,最没脑子的蠢货记者。”

       布莱克先生立刻从嘴里取下了烟斗并且皱起了眉毛——小天狼星深知那是父亲发怒的前兆,但他只是延续着自己的话满意地发出一声哼笑,然后向自己的卧室走过去。

       “小天狼星,”布莱克先生哑着嗓子说教道,“《预言家日报》不是只有斯基特一个人——”

       “当然了,一个美好的地球容不下那么多滑稽小丑。”小天狼星懒洋洋地接嘴道。

       “——也不是只有夸张事实的八卦新闻。”

       小天狼星停下了走向卧室的脚步。他保持着双手揣在裤兜里的姿势将脑袋微微向左侧并且向父亲的方向倾斜了一点儿。

        “请。”

       布莱克先生叹了口气,将烟斗放到那只做工精致的茶壶后方并叠起报纸,然后整理了一下高档的银灰色西装。

     “小天狼星,你应该知道,你从前在外面潇洒放荡的事迹我都没有管过——尽管你的母亲和我为了这些事儿头疼了不知多少遍。”

       小天狼星眨了眨眼睛:“所以?您现在是想尽一下做父亲的义务吗?在我过了十八岁生日三十二个月之后?”

     “——这条新闻你迟早会知道,所以我告诉你——可你得答应我,”布莱克先生不安地再次扯了扯他银灰色西装的衣角,清了清嗓子,“别做任何蠢事,任何。你懂我的意思吗?”

     “我想我们对蠢事的定义不太一样——不过,好的。”小天狼星开始不耐烦,他将忘了换的皮鞋在地上磨蹭了一下表示对父亲的催促,“如果它的确不值得的话。”

他重新抬起头来注视着父亲。自从他进了霍格沃茨公学之后很少和父亲这样面对面的谈话。虽然比起面对时不时就尖酸刻薄冲他歇斯底里的母亲,他更愿意和冷静稳重的父亲交流。尤其是他在看见詹姆和他父亲友好的相处模式之后。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和父子之间越来越冷淡的态度,这一切都只能算是一个微不足道的过去的小插曲了。

说到詹姆。

他的身体里面仿佛划过一道令人想要不由自主,震颤的,一道闪电——或者说一股电流。

“它不值得——当然不。”布莱克先生还没有发现儿子的反常,他只是在为这条可能让儿子发疯的新闻竭尽全力地想要做一点儿铺垫,“所以你不必——”

     “嘿。”

小天狼星紧盯着父亲打断了他要说的话。这样很无礼——非常无礼,对自己的父亲。即使是他以前的行为再混蛋再过分,也没有打断过父亲要说的话——除了这一次。

布莱克先生的眼睛里流露出的痛惜和疑虑让他开始试图寻找一些蛛丝马迹来推翻自己的预感。但他除了那张被丢到一边去地《预言家日报》之外什么也没有。

他逼迫自己不要去疑神疑鬼,然后闭上了眼睛。

“请告诉我。”他说道。

痛苦地,沙哑的。

“小天狼星……”

“拜托。”他不由自主地将双手合十放在胸前,低下头来,做出一个不太规范的,祈祷的姿势。

“父亲,告诉我。”

他抑制住想要跪倒在冰凉的大理石地板上的冲动,抑制住即将喷薄而出的愤怒和恐慌——他的最后一丝理智告诉他他在和自己进行一场兵荒马乱的战争——但他剩下的力气全都用来确定他的猜想。

“不是他的死讯。”

“小天狼星……”

“不是詹姆·波特。”

他听见自己无助的恳求,久久地回荡他的脑海中,在布莱克布局繁复的大厅里。

没有回应。连肯定的回应都没有。

我确信我再也听不到任何声音。

 

詹姆·波特一直都清楚地知道自己终于还是会迎来这么一天,一直都知道。所以他从来没有为自己已然成为定局的死亡暴露出一丝一毫的胆怯。

如果说他还有什么放不下的,那就是莉莉和哈利。他百分之百地相信,妻子和他会不顾一切地互相扶持和保护,并且莉莉会不计一切代价保护哈利,保护刚刚学会走路的儿子。

如果可以的话,他想要保护儿子,也想要莉莉活下去。

哈利不可以没有母亲。

他没办法知道自己的结局,因为他为了保护妻子和儿子,已经领先一步倒在赶往去卧室的楼梯上,他只来得及用尽全力地咆哮道:

“Lily!Run!”

是从那一天起,哈利·波特失去他的父亲,随后也失去了母亲。

-----------------------第一章·完-----------------------------

评论(6)
热度(51)
  1. 日渐消瘦Winttier温蒂尔 转载了此文字

© Winttier温蒂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