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ramel Winttier

广袤寂静宇宙能有几人风情似他

【德哈】赤色笔记(长篇HE)

第三章:

*德哈,德哈,德哈

*写得很混乱,不知道有没有表达出想要表达的意思

*仍然OOC,成长经历的不一样就是性格的不一样

--------------------------正文分割线--------------------

第三章:

“德拉科·马尔福在十七岁那年成为了禁林的拜访者——然后他就成了那里的居民。禁林那种黑暗阴森的模样我和罗恩也只见过几次,至今我都还记忆犹新。我从前甚至以为他只是一个鼻孔朝天的混蛋,只会大摇大摆和居高临下。但是事实上,他为了哈利,在那个冰冷昏暗的森林度过了可称得上是暗无天日的六年,并成为了他一生的守护神。”

                                   ——《德拉科·马尔福评述 by:赫敏·格兰杰》

“主人,求求您——”

“荒唐。”

“主人,求求您——德拉科还小,他只是——”

“不,卢修斯,这太荒唐了。”

金色长发的男人弓着背跪在冰冷的地板上,他一丝不苟的长发微微凌乱,平日挺直的背脊现在弯曲着,佝偻着;但他苍白的脸色被完好地遮挡在黑暗中。

“主人,尊贵的主人。”卢修斯·马尔福哽咽着,他的身体微微颤抖,为了他已然站在了死亡的悬崖边缘的男孩,“我恳请您,看在昔日马尔福家族的忠诚上——恳请您,饶恕德拉科——”

黑魔王冷笑了一声。

“背叛我的人有什么下场?卢修斯。”他背对着卢修斯,用权杖点了点地板;大理石地板发出沉闷的声响,“你再清楚不过了。”

卢修斯痛苦地用指尖扣紧了大理石地板的边缘,仿佛那样就可以抓紧德拉科即将坠入死亡深渊的双手。

“可是——”

“马尔福家的忠诚!”黑魔王拔高了声音,“我已经在他企图放走那只荒谬可笑的鹰马时就已经考虑过了!而我如果知道他为什么要做这无用功,我就会在当下处死他!你的儿子生来就是贵族,获得的更多承担的更多!因此卢修斯。”

卢修斯将额头抵在冰冷的地板上,发出绝望而痛苦的应答。

“只有肮脏的,下水道的老鼠,才需要历练之后才能意识到自己的愚昧无知。”

“不主人——”

“你在他放走那只该死的鹰马时告诉我他只是懵懂无知。”黑魔王打断了他。

“事实证明,他花了两年的时间,帮助哈利·波特逃跑。”

 

小天狼星将《预言家日报》放在哈利·波特的桌子上。

“很抱歉,哈利。”小天狼星犹豫了一下,把壁炉旁边的最后一根柴加了进去,“我想唯一有办法改变这个事态的是卢修斯·马尔福。”

“而他显然已经尽力了。”

哈利冷冷地说道,裹紧了身上的毯子。

小天狼星一时语塞。他在回来的路上想了无数种说辞,说德拉科其实还好他还住在马尔福庄园,说卢修斯会想办法救他。但当他习惯性地买走格里莫大街上最后一份报纸并阅读了最新消息之后,他知道一切都瞒不住了。

哈利总会知道一切,而他不想当那个遮遮掩掩的人。

但他也没想过要用这么残酷的方式告诉他,德拉科·马尔福已经是个将死之人——虽然他在死期来临那一瞬间之前都还会活蹦乱跳。

“我真的很抱歉。”小天狼星坐下来,一只手捂住自己的眼睛,“我不该把这孩子拉进来。马尔福很讨厌——我知道我不该这样说但事实如此——但我不该把德拉科牵扯进来,他是个好孩子。”

哈利仍然紧绷着脸不说话。

“但我现在也无能为力。黑魔王会杀了德拉科,他——”

小天狼星挫败地叹了口气。他甚至无法从黑魔王手里保护哈利——这是德拉科做到的,不是他。

“抱歉。”

哈利的面色柔和了一点儿,但很快就被那种近日来牢牢占据他的绿色瞳孔的焦虑所替代。

“这话你该告诉德拉科。”

他想起来德拉科·马尔福。他们是在讨论一个可能在任何时候被颁发死亡通行证的德拉科·马尔福,但颁发它的人不是梅林不是上帝而是黑魔王。哈利在心里惊呼,怎么德拉科成了那个有生命危险的人?他明明是个一无是处,喜欢骑在马背上炫耀他的新的大衣和夹克的白痴贵族,为什么一转眼就变成了帮自己逃脱黑魔王的追杀的死囚?他们明明是互相指责伤害的死对头,怎么一瞬间马尔福就变成了他一条命债的债主?

哈利凝视着烧得正旺的,噼啪作响的壁炉。

“德拉科应该得到你的歉意,不是我。”他尽量柔和他的语气,他知道这一切与小天狼星无关,他只是无法接受德拉科——一个在他的记忆中还是那么高高在上、耀武扬威的马尔福忽然由于他的原因要去死。而他甚至不敢因此责怪自己。

“对不起,小天狼星,我——很抱歉。”他闭上眼睛沉默半晌,最终挤出一句干巴巴的道歉,“这和你无关——德拉科的事情。你已经做得太多了。”

算了吧波特。

他想象出马尔福的样子,让他尽量在自己的脑海中显得尖酸刻薄,他好不那么愧疚——尽管这看起来完全没用。

你甚至不是我的朋友,不是吗?

“我只是,你知道。”他痛苦地揉了揉太阳穴,“我很讨厌马尔福,非常讨厌,我常常恨不得要掐死他。特别是在他那么耀武扬威地炫耀的时候——但你知道我不是真的要想掐死他。我是说,他应该一直讨厌下去的,而不是……”

小天狼星把脸埋在手心里深吸了一口气。

“如果可以选择,时光倒流,我会小心不要叫德拉科发现黑魔王关于你的追杀计划。”他的声音因为被手心挡住而显得沉闷,“我会尽我最大的努力去保护甚至劝说你的父母,即使结局是我们的友情因为詹姆和我的固执而破裂——但是哈利,”

“我知道有一件事情不会改变。”

哈利抬起头不解地看着他的教父。

“德拉科只要看见那封信,或者通过任何方式知道了黑魔王的计划。”小天狼星放下手注视着哈利,神色复杂,“他仍然会选择帮助你。”

哈利睁大了眼睛。

“无论重来多少次。”

 

“马尔福庄园最终在德拉科的指示下修建了一个牧场。一个牧场对马尔福家族来说不算什么了不起的事情,尤其是在考虑到德拉科·马尔福的丰功伟绩和他为复兴家族所做的一切之后。但如果那牧场圈养了无数神奇动物,甚至包括一头鹰马,那就另当别论了。我问起赫敏关于这件事的看法,她微笑着说这是属于德拉科·马尔福的浪漫,也是属于哈利·波特的浪漫。”

                                                   ——《金妮·韦斯莱回忆录》

 哈利·波特第一次见德拉科·马尔福的时候拥有了关于交朋友的最不美好的记忆。

那是夕阳晚沉的深秋,他望着金色的余晖下藏匿着的墨绿色的山脉绵延不绝,一卷黄叶打着旋儿漫天飞舞,而他不用抬手摸也知道他原本就不整齐的头发乱得糟心。他索性不再管它,只是坐在马尔福庄园的草地上等待着他的教父。

于是他看见铂金色短发的男孩儿骑着白马的身影由远及近,腰背挺直,金发整齐,被艳红的晚霞映得偏点儿褐色。哈利眯起眼睛去打量同龄的少年,只见对方眼神一滞,便悠悠地骑着马向这边走过来。

他走近了。

哈利感到无所适从。他从没主动交过罗恩·韦斯莱以外的任何朋友——赫敏是个大方主动的女孩儿,还是她鼓励哈利去和罗恩交朋友的。

快呀,哈利·波特,说点儿什么!他在心底催促自己,但却直接涨红了脸。他不敢说。他只有八岁,除了一句“我叫哈利·波特”之外可能不会再有下文。这不是句丢人的话,他和罗恩交朋友的时候也不过如此。但他却隐隐觉得,这句话完全无法使他成为这个金发男孩的朋友。

别像个傻子似的——哈利·波特!

白马走到了他的面前,金发男孩眯起眼看了看他,从马背上跳了下来。

“我——”哈利把心一横,闭着眼睛开了口。但男孩毫不犹豫地打断了他。

“哈利·波特?”

他呆呆地站在原地。而金发男孩也在那句轻声的疑问之后上下打量着他不再说话——这让他感到难受。他感觉自己不像是被平等对待,反而像是一件什么物品。

“我逃亡八年,从英国到德国,到法国母亲的故乡,甚至和小天狼星去了意大利,我记忆中全然没有英国的样子——而我回到英国的第一年,就遇到像德拉科这样的——高高在上的人。我倒是很热爱着自己的故乡——但我那会儿甚至对英国的那一点儿怀念也差点荡然无存。”

                                              ——《哈利·波特自传》

 

这其实不能怪德拉科。他知道哈利·波特的故事。他和他的教父一起逃脱黑魔王的追杀,整整八年。卢修斯——也就是父亲,常把这件事情当做工作在饭桌上说起,他却觉得这个哈利·波特是个了不起的人物。最起码他从不知道除了波特以外的人可以逃脱黑魔王的追捕整整八年。要说他印象里的哈利·波特什么样子他不知道,也说不上来。可是怎么也不该是这幅样子。

瘦弱,矮小,戴着眼镜,一头乱糟糟的黑发。

“我以为哈利·波特是个能逃脱黑魔王追杀的人,那么至少看起来聪明睿智,机敏过人。即使很多年后我想起那时候的场景,我也不禁好奇我是怎么凭借一双从没见过的眼睛认定他是哈利·波特?毕竟没有人认为自己的童年英雄是个比自己还要瘦弱的,戴眼镜的家伙。”

                                             ——《德拉科·马尔福自传》

“哈利·波特。”他重复了一遍,语气肯定。

 

哈利瞪大了眼睛。

“对不起!”他慌慌张张又莫名其妙地道歉,仿佛看出了金发男孩眼中的疑惑和失望一样,“我只是——我只是在看你的花园——这是你的花园?它很漂亮!”

金发男孩抬高了下巴,示意他说下去。

“呃……”哈利呆滞了几秒钟,目光略过眼前的男孩和他身后的平整的草地,“我想说——呃,它很漂亮。但我希望能看到一头鹰马……”

他的声音掉了下去。就算是他自己也知道他在胡言乱语,何况是眼前这个一看就倨傲挑剔的金发男孩儿?

半晌。

“德拉科·马尔福。”金发男孩没有多看他一眼就爬上了马背,拉了拉缰绳往回走去,“顺便,波特先生,这是一片草场,不是什么花园。”

 

小天狼星·布莱克和他的姐姐向来不对付,这里的姐姐指的是贝拉和西茜两个人。但他庆幸他此刻需要应付的人是纳西莎而不是贝拉特里克斯。天知道他有多么憎恨那个女人——正如那个女人憎恨他一样。

“西里斯,你要知道。”纳西莎竭力掩饰着自己的慌乱和犹豫,但她苍白的脸色已经出卖了她自己,“我没有立刻通知黑魔王或者是卢修斯,这已经是——”

“不!”小天狼星飞快地否认道,但其实他自己也拿不定主意,“纳西莎,你不会这么做的。”

纳西莎皱了皱眉:“我当然会了西里斯,除非你马上带着男孩离开,我就当这一切没有发生过。”

“除了这里他无处可去!他出生了八年,将近他八年人生的百分之九十他都在逃亡当中度过,而他现在面临着死亡的威胁!求求你,西茜——”

“他不是第一天面临死亡的威胁,西里斯!”纳西莎刻薄地说道,尽力摆出一副完全不动摇的样子,“被你从黑魔王手下救出来是他的命运,但逃亡也是;从辉煌的地位一落千丈成为逃犯是你的命运。我们无力拯救,希望你能理解。”

“我不会让你们陷入——”

“你拿什么来作保证?你,西里斯,狂妄自大又傲慢,白白浪费大好的青春年华和布莱克的天赋。你自认为与所谓的其他贵族有所不同,所以你无比骄傲?认为自己就没有贵族的倨傲,没有阶级歧视,所以你了不起?”纳西莎尖声高叫道。她的态度完全变了,“如果不是因为你迟早会知道,父亲绝不会告诉你詹姆·波特的事,你就不会去找彼得报仇,也不会去救哈利·波特。因为你的自私和狂妄,和你所谓的个性,你几乎把整个布莱克家族拖垮!”她喘了口气,平复了一下心情,整理仪态后定定地看着小天狼星,“你是布莱克家族继承人的时候差点输掉自己的整个家族;你现在是个逃犯,你拿什么来要求马尔福家的帮助?”

小天狼星的脸色在纳西莎开口质问的那一刻起就变化了:由惨白到铁青,最后到连双眸都充满沮丧和失望。他恨透了这种感觉。一直以来他都在坚持做自己认为正确的事,他和詹姆都是如此——可是结果是他们不仅失败,而且拖累了所有曾经支持、信任或者默许他们的人。他曾经不屑于知道自己是否辜负了所谓的父母,他认为他们的血统观念是错误的、应该摒弃的。但当他和詹姆站出来反抗,为自己的理念斗争时,一切都显得那么渺小而苍白。

他为自己做不到任何事情而自责;为姐姐的指责而沮丧。但同时他也感到痛苦和困惑——虽然这一切在眼睁睁地看着好友离去、自己陷入仿佛永远看不到尽头的死循环之后显得就像一场迟到的葬礼——他这一年二十九岁,就要不可避免地陷入迷茫。

是他的信念出了问题吗?

“血统论?扯淡,都是无稽之谈。”詹姆摇头晃脑地丢一颗石头在湖里,“说说那些基本的问题,西里斯。当一个孩子面临生命威胁的时候,如果父母可以选择一命换一命,那么同意这笔交易的究竟是纯血贵族父母还是贫贱夫妻?嘿,西里斯,看我——答案是both,毫无疑问。你告诉我这和血统论有什么关系?——或者在这一点上贵族和贫民有什么区别?”

他的怀里抱着黑发碧眼的婴儿,而莉莉正要求他空出另一只手来抱紧儿子。

小天狼星确信他的笑容是骄傲的。每次想起这件事情,他总是。

如果说人的选择和信念都没有错,而人们为之而付出和奋斗的目标也没有任何问题,那么痛苦的源头究竟在哪里?

他不知道。

他望向马尔福庄园外开始昏沉的天色。

--第三章·完--

评论(8)
热度(27)

© Caramel Wintti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