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Romachince

第三章

“姓名?”

塞洛斯上尉的声音不大,但在这个房间里回荡得很厉害。

他面前正在脱去最后一件上衣的瘦小男孩没有说话。女护士接过那件衣服并把他往大厅中央那台机器送去的时候,忍不住向上尉颔首示意。

“他没有名字的,上尉。”护士的声音冷漠而毫无起伏,“从决定参加这个项目起,他就只有代号。”

“代号?”上尉重复了一遍。

女护士点点头,目送着瘦小的男孩在另一名护士的帮助下,艰难地站上了台阶。

“他叫,”

“Rogers-021384.”

 

巴基从睡梦中醒来,天空还是灰蒙蒙的。只有很遥远的天边有一线白光。

“搞什么。”巴基揉了揉睡得乱蓬蓬的头发,翻了个身试图再次进入梦乡。这一翻,恰好正对准史蒂夫常待着看星星的那个角落,现在空荡荡的。

巴基立刻紧张了起来。

“史蒂夫?”

没人回答他。房间里安安静静的,只有房间里的时钟上秒针走动的声音。

巴基于是提高音量又喊了一遍。

“史蒂夫?”

这一次房间里没那么安静了。厨房的方向传来玻璃碰撞的声音,像是收到了惊吓一样。巴基几乎可以辨认出他的玻璃壶和几个玻璃杯撞在一起,发出叮叮当当的碰撞声,吓得巴基缩起了脖子。短暂的几秒钟之后,他预想中的“咣当”碎裂声并没有出现。

“史蒂夫——”

他无奈地摁下瞌睡,下床踩着拖鞋走进厨房。史蒂夫正站在厨房门口,玻璃壶躺在餐桌上可怜巴巴地往外滴着最后几滴水——它的前辈们全都被贡献给了巴基的瓷砖地板。而史蒂夫正小心翼翼地抱着五个玻璃杯,一动不动地和那几滴水大眼瞪小眼。

巴基好笑地倚在门廊前。

“史蒂夫,你在干什么?”

“显而易见的。”史蒂夫继续小心地捧着那几个杯子,谨慎地说道,“喝水。”

“但你的杯子里只有空气。”巴基指出。

史蒂夫叹了口气,将五个杯子放回了餐桌上。

“所以你下午也没喝水。”巴基不依不饶地说,“原来我回来的时候你真的快成一个脱水的‘史蒂维’了?我完全没看出来。”

“我怕打坏了杯子,所以——但我现在真的太渴了。”

巴基从门廊上站起身来,示意史蒂夫把水壶递给他。他实在不想承认作为一个好手好脚的健康青年,事实上他还是个少尉,居然会有一天为了他“能够正常倒水”而感到一丝骄傲。

 

公平地说,史蒂夫的学习能力很强。只要巴基当着他的面做一次,他就能很快地学会。但如果抛开这一点不谈,除了强大的语言交流能力,和与“生”俱来的非凡战斗力之外,几乎就是个婴儿。

巴基沉默地把倒水的正确步骤示范给史蒂夫看,然后走进卫生间去拿清洁工具。他注意到史蒂夫在喝水的同时也跟了过来,蓝眼睛里盛满了对学习一切新事物的认真和渴望。他想,史蒂夫大概一直都是如此。

 

巴基最后悔把一个机械生物弄到自己家里来的时候,就是把史蒂夫搬上二楼卧室的时候。

机械生物往往比人类更重。除了表面覆盖的血与肉,机械生物的身体里还存在着芯片,注入更加抗打击的金属元素的骨架,大脑注入一个更加平白、枯燥却也更加有效率的系统。这在战斗的时候更加有益,但在他们受伤的时候,对于伸出援手的人就没那么友好了。

“这可真他妈沉……”巴基大喘着气将金发男人丢上了床。金发男人以趴着的姿势待了好一会儿,巴基实在没力气去帮他翻身了,只能吃力地伸手掀起他的衣服——别误会,这个动作不是想要耍流氓。他只是想看看史蒂夫恢复的情况。

确实是所有的伤口都愈合了,只剩下不知什么原因导致的低烧有些棘手。巴基叹了口气,将对方的衣摆放下来。一抬头就对上了一双湛蓝的眼睛。

金发碧眼身材好。真是纯正的美国人,没话说。

巴基颠簸了一路身边都躺着这位金发帅哥,此时潜意识里早就把他当做半个熟人。但对方显然还不这么觉得,反而皱起眉头,眼睛一眨不眨地瞪着他。巴基有一种在被二战时期的战争英雄审讯的错觉。

他只好做出了一副投降的模样。

“OKOK,这位先生,我先自我介绍,可以吗?”巴基无奈地举起双手,“詹姆斯·布坎南·巴恩斯,107团的狙击手,大家叫我James,或者中士。朋友们叫我Bucky。就这样。”

金发男人直直地看着他,没有说话也没有动作。仿佛根本不知道他在说什么。

这不太对。Bucky不动声色地放下了双手。

他保持着和男人对视的状态等了一会儿,但对方仍然没开口。

“呃……你好?”巴基有点怀疑是这个机械生物的语音系统,甚至是反应系统坏掉了——如果不是对方至少还眨了眨眼。他不希望结果是这样的。毕竟他不是搞科研的,他的任何系统出了问题,他都只能把这个男人送进实验室而已……

然后这个男人的脑袋就会被搅得一团糟。

就在他忐忑地在自己的脑内进行各种糟糕的假想时,金发男人开口了。

“我没有…”金发男子终于犹豫着开口了,声音里透露着陌生,不过至少没有冰冷的机械感,“…呃,名字。”

哦,这真不该。巴基心里有点惋惜地想。或许他和自己当年看到的那些机械生物一样,只有代码。但男人再次开口了。

“所以,”他看上去有一点窘迫——机械生物可以那么灵敏地感应到窘迫吗?或者知道自己该表露什么情绪?“这里是?”

巴基现在不太确定自己的判断了。他知道这是一个很强的机械生命体,从对方的肱二头肌就看得出来。但很显然,必然有什么类似于“记忆系统”的东西,在他已然全部恢复的外表下,是还存在损毁的。

但他真的,真的,不想要把这个男人送进实验室,让他在一片茫然的状态下完蛋。不像东欧的其他人,他在布鲁克林长大——这一点他没有对莎伦说谎——他知道机械生命体不是被创造出来的,也不会对人类有威胁。因为他们本身就是人类,只是被改造的人类。有更强的工作效率,却也拥有更小幅度的情感变化。

如果那样做,他就是在杀人。杀害一个无辜的,曾为自己的美好未来做过很多斗争,却被迫陷入困境的人

他知道自己做不到眼睁睁看着这个大块头却意外温和的家伙死在电椅和实验台上。

他看着对方湛蓝的,透露着极度的困惑却还是充满温柔与耐心的眼睛,暗暗做了一个决定。

“我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他走上前,试探性地把手放在对方的肩膀上。男人条件反射地弓了弓背,但没有躲开,反而迎上巴基的目光,“名字就像…代号?当我那样说的时候,你知道我在叫你。”

男人的眼神里闪过一丝类似于歉意的情绪,轻轻摇了摇头。然后指了指巴基。

“就像…就像巴基?”他有些小心翼翼。这让巴基意识到他从前可能并没有被很好地对待,“巴基是你的名字?”

“是啊。”巴基耸了耸肩,“那你想叫什么呢?文森特?强尼?克里斯?或者…史蒂夫?嘿,史蒂夫,这个名字不错。”他抬头去看对方的表情,试图判断这个名字的可行性。

背对着落地窗边水天一色的黄昏里,他看见金发男人——也就是史蒂夫,那双湛蓝的眼睛映射出更加耀眼的光。

他不知道那是不是错觉。

-TBC-


评论(3)
热度(33)

© Winttier温蒂尔 | Powered by LOFTER